配色方案
字体大小 A A A
旧版回顾         投稿中心

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检察院

非法行医致人死亡 女医师获刑七年

时间:2015-01-19 来源: 访问量:

    63岁的郑爹爹因咳嗽到一家街头小诊所看病,输液时因药物过敏而死亡。近日,虽有医师执业证书的女医师魏某,因没有办理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,被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依法以非法行医罪提起公诉,最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。 
    2013年3月15日上午9点多,咳嗽了好几天的郑爹爹走进江汉区华安新村四路的一家名叫“文华妇科门诊”的小诊所看病,这里药品价格低廉,他之前也光顾过。郑爹爹反映“无痰,喉咙痒”,魏医生诊断为“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、麻风菌慢性感染”,当天就给他用了左氧氟沙星输液治疗,收了15元。3月17日,郑爹爹咳嗽没有好转,又来看医生。“患者说16日在外面打了头孢,要求用头孢加左氧氟沙星”,魏医生回忆称。于是,她给郑爹爹用了头孢哌酮舒巴坦注射液5g加生理盐水,还输了两瓶左氧氟沙星,收费30元。 
     3月18日下午2点30分,郑爹爹第三次光顾。魏医生看还是老毛病,便按照昨日的治疗方案给他输液。不料,吊针刚打了5分钟,郑爹爹便说自己不舒服。魏医生连忙帮他拔了针,并分两次通过静脉推注了40毫升地塞米松进行抢救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郑爹爹的情况丝毫没有好转。情急之下,魏医生央求围观的邻居去巷口另一家私人诊所请医生来帮忙。 
    胡医生赶到的时候,郑爹爹正躺在沙发上,脸色苍白,呼吸也越来越微弱。期间,魏医生还给他推注了1毫升副肾上腺激素和30毫升地塞米松。胡医生为郑爹爹做胸外按压急救,摸脉搏的时候已经摸不到了,他意识到病人情况危险,便催促魏医师打120急救。3点02分,拨通120电话后,魏医生难过地发现,郑爹爹已经停止了呼吸。她马上联系患者家属,家属赶到后报警。法医鉴定表明,郑爹爹符合在患有冠心病基础上,因急性药物过敏性休克而死亡。 
    经调查,犯罪嫌疑人魏某1973年出生,大学本科学历,家住本市武昌区。据魏某交代,她2003年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进修毕业,2006年至09年曾在一家正规医院工作过,后失业。她有医师执业证书,但开设个体诊所“文华妇科”时未取得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。 
    2013年3月1日,魏医生在江汉区华安新村四路以每月400元的价格租下一个18平米的单间开起了诊所。诊所只有她一个人,中间用帘子隔开,前面放沙发椅子和办公桌,后面放一张床,她还做了一个灯箱,开门的时候就放出去。由于诊所条件简陋,不符合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和医疗机构基本标准,因此开业前未取得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,是开在深巷民居内的“黑诊所”。 
    据魏某供述,她半年前也在附近开过私人诊所,后因非法行医被卫生监督部门取缔。她对办证的条件非常了解,但收入微薄难以达到标准,一直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才再度开门营业。 
    回忆起悲剧发生的一幕,魏医生亦心有余悸。她辩称自己使用的药物都是正规渠道购买、正规厂家生产的,之所以打针前没有做皮试是因为,“患者说前天打头孢时在别处做过了,昨天打针也没有出现问题,虽然两天打的头孢不是一个批次,但头孢不像青霉素那样严格要求皮试,而且当时患者催着打针,说没事……”。 
    案发后,武汉市精神病医院对魏医生进行了司法鉴定,证实她患有“精神分裂症(偏执型)”,行为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减弱,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。 
    2014年4月17日,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以非法行医罪对魏某提起公诉。“魏某未取得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而开设私人诊所,为病人郑某注射头孢类抗生素时致其死亡,其行为已触犯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,应当以非法行医罪追究刑事责任,考虑到魏某患有精神疾病,且在病人发生不适后积极抢救,故法院以非法行医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七年,并处罚金七千元,同时赔偿死者家属丧葬费、交通费等经济损失21360元。” 
    介绍完案情,承办检察官痛心地说,“郑爹爹身体状况一般,但之前还能在工地上工作。由于咳嗽不适,出事前他连续在华安新村不同的小诊所打了五天针,却始终没有去正规医疗机构就诊,结果酿成了这场不该发生的悲剧。”

作者:

上一篇新闻:
下一篇新闻:老人误将3万元当垃圾丢弃 民警3小时寻回

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
分享到腾讯微博
分享到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