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彩风格

民宿不应成为失管之地

【字号:      时间:2021-05-17      

容留吸毒、贩毒、非法拘禁、组织卖淫、盗窃,像“家”一样温暖的民宿,背后却藏着黑暗的罪恶之手……

 

民宿不应成为失管之地

 

本网讯(通讯员 吴焱相信大家都体验过,出门旅游前会在网上搜一搜当地的酒店旅馆,特别是近两年流行起来的民宿,它虽没有高级奢华的设施,但它能让人近距离体验当地的人文风情,感受主人热情的服务,不少网红民宿更是成为年轻人打卡拍照的胜地。2018年以来,宜昌市西陵区检察院共办理涉民宿的刑事犯罪案件6件15人,这些案件背后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。(文中涉案人物、地点均为化名)

 

服务APP身份认证简单 预订不要太容易

2019年11月,17岁的小乐打开“同程旅行”APP,使用表哥的身份证信息,预定了西田大厦某民宿,每天房费为150元;12月,小乐又通过“爱彼迎”APP,再次顺利预定了和民商厦某民宿,租期为一个月,房租费用3000元。在这两个民宿内,小乐都为3名吸毒人员(其中1人为未成年)提供场所,供他们吸食“麻果”。

“我只能接收到APP平台发送的‘1名成人入住’信息,不知道预定人的身份证号码,也不知道实际入住人和同住人的情况。”西田大厦民宿房东表示,每当小乐通过微信付清房费后,她就把每天更换的门锁密码发给他,这样“无接触”的方式,对他们是未成年人乃至吸毒的情况毫不知情。

 

民宿不用“刷脸”核验 成为隐秘的角落

2020年6月至10月,毒贩子李达贩卖毒品“冰毒”“麻果”共17次,其中3次交易就是在民宿完成的。3名在民宿交易毒品的吸毒人员中,还有2名是未成年人。

“我们都会先选个民宿办理入住,然后电话联系李达,要求购买毒品,他就会亲自送货上门。”吸毒人员承认,“以前我曾因为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过,民宿比酒店更方便,只用简单登记一下,不容易被查到。”

 

房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 眼皮底下犯罪发生

2019年4月,龙子等4人因毒品生意被举报,将被害人谢海带至市郊某个偏僻空地,对谢海殴打、恐吓,后又将谢海带至长江一号某公寓,实施拘禁并逼迫其归还欠款,拘禁时间长达30 余小时。

“龙子是我儿子的朋友,我就把公寓短租给他。”公寓房东表示,平时他也住在这个公寓,“那天我回家后看到房间里有3个男人,其中龙子在睡觉;客厅里还有两个男人,其中有个男人就一直站着。”龙子4人在该公寓实施非法拘禁期间,房东见到被害人却并不过问,由此延误了解救时机。


民宿内犯罪时发 小区安全藏隐患

2016年12月,由于债务纠纷,高强等7人堵截、殴打、恐吓被害人路健后,先后将其带至丽华酒店、卧龙客栈等地看押、恐吓和殴打。

“我们觉得酒店人来人往、不够安全,决定换个地方。”高强供述承认,“卧龙客栈那个地方本来就偏,周围又都是居民小区,不容易被发现。”在丽华酒店对卢某非法拘禁54小时后,高强等人开车来到卧龙客栈,对路健非法拘禁32小时。被公安机关解救时,路健已被非法拘禁86小时。

西陵区检察院梳理了近年来涉民宿的刑事犯罪案件后,检察官认为,目前民宿管理还存在相关APP平台登记机制简单、经营管理人员素质不高、行政部门监管不到位等诸多问题,甚至还可能存在未实行许可或事前登记备案的“黑民宿”,今后,该院将继续跟进,及时发出检察建议,堵塞民宿监管的体制机制漏洞。